您所处的位置:首页 >> 警营文化 >> 警营文苑

大别山女游击队员

发布时间:2017-08-08  新闻来源:宿松县公安局  编辑:034685  点击率:

“小小黄安,人人好汉;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 这是流行在大别山革命时期的一首歌谣,生动地反映了军民齐上阵参加黄安战役时的情景。大别山区是我党发动革命最早的几个区域之一,从大革命时期农民运动的兴起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党组织和革命武装一直在这里坚持活动,但被革命思想所武装的大别山工农大众前仆后继、义无反顾地投入革命洪流之中。本文中的主人翁翟杏梅就是其中之一。  

13岁加入 游击队  

居住在宿松县破凉镇五谷村燕屋组的翟杏梅,已年过八旬,虽膝下有7个子女,但她仍像农村许许多多的老人一样,过着自己种菜、洗衣、烧饭的独居生活。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外表看似十分普通的老人,却经历了革命战争时期血与火的洗礼,是大别山游击队中目前唯一幸存的女游击队员,曾和丈夫一起参加过渡江战役和太原战役。对于她和丈夫燕登高从游击队员到解放军的不同寻常经历,从未向外界谈起,当地也很少有人知道。  

  1946年6月,蒋介石撕毁了《双十协定》,向各个解放区发起全面进攻,内战全面爆发。鄂西北军区副司令员刘昌毅率领所属一、二支队由鄂西北突围来到大别山区,在安徽潜山县与皖西支队会师后,成立了皖西人民自卫军,由刘昌毅担任司令员。皖西人民自卫军共编为两个支队,第一支队开赴巢湖地区一带进行革命活动;第二支队坚持在安徽潜山、太湖、岳西、舒城、霍山和湖北英山等地进行游击活动,由孔令甫任支队长,梁诚任政治委员。  

  在此期间,皖西人民自卫军第二支队将太湖县作为开展革命活动的重要斗争阵地,一是发展革命新生力量,成立以进步青年为主要力量的游击队;二是开展打土豪、除恶霸、反围剿游击斗争。翟杏梅从小出生在太湖县新仓镇(原花园乡),在她6岁时,父母都病故,之后由叔叔婶婶来抚养她。1947年2月,时年13岁的翟杏梅在一个女老乡的介绍下,秘密加入了游击队。从此走上了艰苦卓绝的革命道路。  

  当时,国民党军队为剿灭共产党领导下的解放军,派重兵驻扎在安徽潜山、太湖、岳西、舒城、霍山和湖北英山等一带,当地百姓生活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下。为躲避国民党军队的围剿和保存实力,翟杏梅所在的游击队只得白天藏进大别山的深山里,与敌人进行周旋;待到晚上,再伺机出来开展斗争。  

  坚持同战友 共患难  

  那时,游击队通过晚上采取突袭的斗争策略,就铲除了很多欺压群众的恶霸。加入游击队后,参加除恶霸的“第一仗”,翟杏梅仍记忆犹新。  

  据她回忆,绰号叫辛老四、辛老五的两兄弟,是太湖县方圆十几里地的最大恶霸,家里养了几百个家丁,兄弟俩恶贯满盈,老百姓对他们恨之入骨,敢怒不敢言。游击队得知后,决定除掉这两个危害一方的恶霸。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当时只有13岁的翟杏梅,跟在队友后面偷偷摸进了辛老四、辛老五的老巢。没等那些熟睡的家丁反应过来,他们即被游击队用刀砍石砸送进阎王殿,一些发现游击队的家丁保命要紧,丢下枪支玩命地逃窜。  

  战斗还未结束,她就同队友一起冲进恶霸家里,用柔弱的肩膀将缴获的粮食、枪支等战利品扛进十几公里远的营地。那一仗,打得非常漂亮,对方伤亡过半,而靠用长矛、石头、柴刀作战的100多个游击队员,只有三四个负了伤。国民党为了消灭活跃在大别山的游击队,他们使出了封山围剿的阴险招数,不准老百姓接近和帮助游击队,企图以此断绝游击队的粮食、衣物和药品,使游击队病死、饿死、冻死在山上。  

  在残酷的斗争环境下,翟杏梅的意志非常坚强,她和队员们一起挖野菜充饥,野菜吃完了,就刨地上的“观音土”吃。当时,在游击队里,只有3个女队员,就她年龄最小。因为国民党军队长期的封山围剿,游击队陷入缺医少药的困境,许多伤病员由于得不到有效的救治,大多在伤口糜烂中活活地痛死。  

  担任护士的翟杏梅,是急在手上,疼在心里。有的伤员身上被炮弹炸烂了,她将伤口清洗干净后,找不到纱布包扎,就找来旧报纸将伤口裹住,防止感染;看到有的伤员被伤痛折磨的痛苦不堪,她就站在伤员们中间,跳舞给他们看,唱歌给他们听,还帮他们抚摸伤处,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忘掉伤痛。  

  翟杏梅和燕登高是经过战争洗礼的一对患难与共的夫妻。1947年2月,时年18岁的燕登高,被思想开明的父亲偷偷从宿松县送到太湖县参加了游击队,比翟杏梅迟去几天,两人一个是军医,一个是护士。燕登高比翟杏梅年长5岁,当时,燕登高将翟杏梅当妹妹看待,处处照顾她,久而久之,两人产生了爱慕之意。  

  唯一幸存的女队员  

  1949年2月,翟杏梅和燕登高一起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被安排到安庆军分区后勤处医疗队。4月,两人又一起参加了渡江战役,随部队从安庆强渡长江到芜湖。部队夺取胜利后,两人又赴山西参加了太原战役,担负救治伤员的任务。1951年年底,翟杏梅同燕登高结为伉俪。次年1月,两人从部队复员,被安置到安庆市肉联厂。年底,又调到宿松县纺织厂。1953年,两人放弃"铁饭碗"回老家宿松县破凉镇五谷村种地。  

  翟杏梅婚后,共生育了7个子女。在她和丈夫的影响下,她的两个儿子也都选择参军报效国家的国防事业。退伍回到地方60多年来,翟杏梅和丈夫从未向国家提过任何要求,从未向地方政府伸手要过一分钱。2008年燕登高患病去世,时年74岁的翟杏梅,始终将悲痛埋在心底。她为了不拖累儿女,仍坚持一个人住在用铁皮盖的两间小屋里。别看她现在83岁高龄了,还患有脑梗塞,但她干活仍十分利索,洗衣、烧饭、种地……样样都能干。  

翟杏梅说只要自己能动弹,她就不想拖累国家,拖累儿女;她能够活到现在,就非常知足了。据了解,当年跟翟杏梅一起参加游击队的两个女战友,都早已离开了人世,她成为大别山游击队唯一幸存的女队员,而这些都不被外界所知晓。